【温故】经常被问:你孩子上几年级?

时间:2019-09-11 来源: 旅游

  女报2019.9.1我要分享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|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Chapter1 老许三十大几,是个有文艺情怀的女青年。在这个容易被别人问“你孩子上几年级”的年纪,老许依旧是只单飞的孤雁,待字闺中。某天,老许的母亲参加完单位同事女儿的婚宴回到家中,一脸怒气冲冲,好像不是参加婚宴回来,而是跟别人打了一大架。 细心的老许察觉到了,隐隐觉得母亲的怒气跟她有关,肯定是看到人家高高兴兴嫁女儿,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女儿一大把年纪,却还是单身狗的事实,于是,老许赶紧起身帮母亲倒了杯热茶,想安抚一下。 谁知母亲将茶水接过去后,没有往嘴边送,而是“砰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,老许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看到母亲“嚯”地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怒目圆睁,步步紧逼: “你再过几个月都满四十了,你知道不?”“你都快绝经了,你知道不?”“在古代,你孙子都该摇头晃脑地背‘人之初,性本善’了,你知道不?” ......可怜老许被逼至墙角,无法脱身。她看着这世上最亲的人,拿最无情的话咄咄逼问,眼泪在眼眶里直转,却一直忍着,愣是没让眼泪溢出来。因为她心里很清楚,母亲心里比她更痛,更荒凉。于是她暗自做了一个决定。 Chapter2 不久后,老许公布了婚讯,说时不待我,先办婚礼后领证,喜煞了母亲。其实她身边一直不缺乏追求者,用她自己的话说叫:“老娘想结婚,分分钟钟的事儿。”只是她总是不想将就,一直在等。婚礼当天,许母全程都在笑,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,远远望去,似乎脸上的两道法令纹都变平整了呢。 但在一派喜庆祥和之中,老许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僵硬和刻意,她一直在隐忍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。婚礼进行到互换戒指的环节,老许脸上的笑容忽然不见了,一副苦大仇深、不堪忍受的样子。她将手中的戒指塞回给新郎,冲他深深鞠了一躬,饱含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一直想找灵魂伴侣,可惜不是你。我以为我可以将就,但直至此刻,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,对不起......” 言罢,老许又冲场下所有来宾鞠了一躬,扔下一句“对不起大家,这婚不结了!”然后,老许双手提着婚纱的下摆,踩着小碎步,在众目睽睽下逃离了婚礼现场。场内先是死一般的寂静,然后紧随而至的是“轰”的一声,空气像是爆炸了,喧哗声就那么狼烟四起。老许的母亲先是目瞪口呆,接着就崩溃了,不顾众人或诧异或轻笑的目光,瘫软在地,捶胸痛哭。一边哭一边不忘骂老许,说是以后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了,权当她死掉了。 Chapter3

  老许自从逃婚后,一直不敢回家,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和亲朋好友。

  惦量了这几年的小积蓄,她索性将工作辞了,出门旅行起来。

  老许是三个多月后,才重新回到这座城的。跟随老许一起回来的,还有一只小狗。

  母女俩在分别百日后重逢,抱头痛哭,仿佛分别了整整一个世纪。母亲看着眼前瘦削的老许,边哭边说她以后再也不逼婚了。

  老许告诉母亲,这么多天她辗转去了好多地方,不去车站,也不买票,以徒步为主,实在累得不行就扬手拦下一辆车,随便开往哪里都行。

  她也不找风景优美、人流集中的地方,专挑黄沙漫天、道路崎岖、人迹罕至的地方。她甚至去了陕西的榆林,在人烟稀少的黄土地上,独自躲在帐蓬里住了两个晚上。

  母亲问她:“晚上在片草不生的地方不怕吗?”

  老许说:“当然怕,但我有毛毛,它可以给我壮胆。”

  母亲这才看到她的脚边有一只流着口水的狗。

  毛毛,就是她捡到的流浪狗。

  Chapter4

  老许告诉母亲,她与毛毛的缘份好似上辈子就注定的。

  那天在路边发现它时,又脏又瘦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她起初并无收留它的意思,准备给它点食物和水就此别过。

  但是,毛毛亦步亦趋,她走它走,她停它停,一副此生跟定老许的样子。

  老许试着用路边的石子扔它,驱逐它。毛毛呆呆地看她一眼,一脸的无辜和吃惊,跑到老许跟前,蹭了蹭她的裤管,汪汪叫了两声,似是告别,然后掉头朝相反的方向跑去。跑出一段路后,又依依不舍地回头望老许,刚好老许也回头望它。

  四目相对时,老许的心都打颤了,因为她发现它的灵魂竟与她如此相似,同样孤独,同样放逐,同样没有归宿。

  在偏僻的异乡,老许拥着毛毛,失声痛哭。

  那一瞬,老许从它可怜、孤独、幽怨的眼睛里,仿佛看见了她自己。于是,她决定带着它上路,带着它一起回家,一辈子不离不弃。

  Chapter5

  很快一年过去了,一转眼,夏天来了。

  杭州这一年夏天少有的热,跟烤箱似的,扔个生鸡蛋在地上,一会儿就能变成熟煎蛋。

  家家户户每天把空调从早开到晚,老许家也不例外,可是毛毛不习惯待在空调房,一见开空调,就汪汪叫着躲出去。天气实在是太热了,毛毛整天热得伸着狗舌头。

  老许觉得毛毛可怜,就带着毛毛驱车自驾游避暑去了,去的地方是舟山的沈家门,在那儿玩了两天后,又坐渔船去了东极岛。

  日暮时分,老许正准备带着毛毛坐船离去,迎面遇上一个男子,中长发,厚嘴唇,胡子微长,有几分像落拓版的陈柏霖。男人目光如炬,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老许一眨不眨。

  老许有种异样的感觉,眼前的男人,是她喜欢的那一款。

  但男人直勾勾的眼神,让老许心里直发毛,心想不会是个精神病吧。

  她加快步伐朝码头方向走去,刚走出两步远,身后传来一声兴奋又急促的呼喊:“窝窝,窝窝,是你么窝窝?”

  声音太大了,吓得老许一个哆嗦,也惊醒了躺在老许怀中昏昏欲睡的毛毛。

  毛毛起初云山雾罩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竖着耳朵听了听,便又准备低头睡去。

  “窝窝!”

  “窝窝!”

  两声更大的喊声传来,几乎震耳欲聋。只见毛毛这次“噌”的一声从老许的怀中跳了下去,抬头望了望身后叫它的男人,惊喜地“汪汪”两声,朝男人的怀中飞奔而去……

  老许呆呆地看着毛毛和这个男人喜极而泣失而复得的样子,夕阳如炬,在他们身后漫开,像一幅刻在木板上的画,也刻在了老许的心底。

  Chapter6

  原来,这个男人是西安人,姓夏,人称老夏。老夏是一个美术老师,也是毛毛以前的主人。他现年38岁,兜兜转转间也一直单身。

  一年前,老夏自己开车带着毛毛去榆林写生,从榆林离开时,中途下车小解,一时疏忽,老夏竟没发现毛毛也跟着下了车。

  他开车继续前行,等反应过来毛毛不见时折身去找,哪里还有毛毛的影子。

  为此他自责了很久,也曾返回榆林寻找过三次,可是每次都败兴而归。没想到的是,今日竟在东极岛失而复得,也难怪他声音拔高、几乎震耳欲聋了。

  那天他们一同坐船离开,找了一个清静的饭店,从毛毛聊到了毕加索,又从毕加索聊到了唐伯虎,再从唐伯虎聊到了姻缘与爱情。

  席间一直老脸厚皮的老许居然害了羞,她喝了两口小酒,红晕飞上脸颊,偷瞄老夏,竟觉心中涌动着难以言表的情愫。

  而老夏一边摸着毛毛的头,一边对老夏说:“唉,看毛毛这么喜欢你,可怎么办呢。”

  四目相对间,竟无语凝噎。

  后来便结伴在舟山游玩了数日,要分别了,谁也没说毛毛给谁的话。老许舍不得毛毛,老夏也同样舍不得。毛毛极通人性,在老许怀里蹭蹭,又在老夏脚边蹭蹭,对谁都难舍难分。

  最后,老夏发挥了男人绅士的一面,忍痛割爱,将毛毛留给了老许,但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每隔一个月他们要见一次面,他要探望毛毛。

  起初是老夏过来杭州,后来老许又跑到西安,名胜古迹当地小吃都逛了个遍,两人谈天聊地渐渐惺惺相惜。

  一来二往,以狗为纽带,爱情也应运而生。

  他们不是舍不得狗,便是舍不得人,每次分别都在机场磨蹭半天,害得机场工作人员都看烦了。

  再后来,老夏便辞去了西安的工作,打算在杭州安营扎寨,一心追随老许来了。

  Chapter7

  人人都希冀在自己平凡的生命中,遇见一见倾心的灵魂伴侣,并与之携老相守。

  可大多数人都没老许这般幸运,抑或没有她这般坚定。因为岁月终如白驹过隙,转眼青春不再。每每这时,很多人就会慌不择“人”,马马虎虎找一个各方面匹配的人,草率地结婚生子。

  而老许和老夏,终是幸运之人,遇到了他们想找的那一个。毛毛的走失,成全了这一桩千里姻缘。

  结婚时,毛毛穿着花裙子站在他俩中间汪汪直叫,老许和老夏不停讨论毛毛的名字应该叫“窝窝”还是叫“毛毛”,最后还是老许一锤定音,说:“以后就叫‘夏窝毛’了!不容反驳。”

  比他们更高兴的,当然是许母了,她烫了一个新式大波浪,穿着古风红衫裙,涂上大红胭脂,迎着烈烈晚风立于酒店门外,对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们说:“别怕别怕,这次结婚是真的,真的啦。呵呵......呵呵呵......”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图片来源于网络|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Chapter1 老许三十大几,是个有文艺情怀的女青年。在这个容易被别人问“你孩子上几年级”的年纪,老许依旧是只单飞的孤雁,待字闺中。某天,老许的母亲参加完单位同事女儿的婚宴回到家中,一脸怒气冲冲,好像不是参加婚宴回来,而是跟别人打了一大架。 细心的老许察觉到了,隐隐觉得母亲的怒气跟她有关,肯定是看到人家高高兴兴嫁女儿,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女儿一大把年纪,却还是单身狗的事实,于是,老许赶紧起身帮母亲倒了杯热茶,想安抚一下。 谁知母亲将茶水接过去后,没有往嘴边送,而是“砰”地一声摔在了地上,老许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就看到母亲“嚯”地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怒目圆睁,步步紧逼: “你再过几个月都满四十了,你知道不?”“你都快绝经了,你知道不?”“在古代,你孙子都该摇头晃脑地背‘人之初,性本善’了,你知道不?” ......可怜老许被逼至墙角,无法脱身。她看着这世上最亲的人,拿最无情的话咄咄逼问,眼泪在眼眶里直转,却一直忍着,愣是没让眼泪溢出来。因为她心里很清楚,母亲心里比她更痛,更荒凉。于是她暗自做了一个决定。 Chapter2 不久后,老许公布了婚讯,说时不待我,先办婚礼后领证,喜煞了母亲。其实她身边一直不缺乏追求者,用她自己的话说叫:“老娘想结婚,分分钟钟的事儿。”只是她总是不想将就,一直在等。婚礼当天,许母全程都在笑,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,远远望去,似乎脸上的两道法令纹都变平整了呢。 但在一派喜庆祥和之中,老许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僵硬和刻意,她一直在隐忍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。婚礼进行到互换戒指的环节,老许脸上的笑容忽然不见了,一副苦大仇深、不堪忍受的样子。她将手中的戒指塞回给新郎,冲他深深鞠了一躬,饱含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我一直想找灵魂伴侣,可惜不是你。我以为我可以将就,但直至此刻,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,对不起......” 言罢,老许又冲场下所有来宾鞠了一躬,扔下一句“对不起大家,这婚不结了!”然后,老许双手提着婚纱的下摆,踩着小碎步,在众目睽睽下逃离了婚礼现场。场内先是死一般的寂静,然后紧随而至的是“轰”的一声,空气像是爆炸了,喧哗声就那么狼烟四起。老许的母亲先是目瞪口呆,接着就崩溃了,不顾众人或诧异或轻笑的目光,瘫软在地,捶胸痛哭。一边哭一边不忘骂老许,说是以后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了,权当她死掉了。 Chapter3

  老许自从逃婚后,一直不敢回家,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和亲朋好友。

  惦量了这几年的小积蓄,她索性将工作辞了,出门旅行起来。

  老许是三个多月后,才重新回到这座城的。跟随老许一起回来的,还有一只小狗。

  母女俩在分别百日后重逢,抱头痛哭,仿佛分别了整整一个世纪。母亲看着眼前瘦削的老许,边哭边说她以后再也不逼婚了。

  老许告诉母亲,这么多天她辗转去了好多地方,不去车站,也不买票,以徒步为主,实在累得不行就扬手拦下一辆车,随便开往哪里都行。

  她也不找风景优美、人流集中的地方,专挑黄沙漫天、道路崎岖、人迹罕至的地方。她甚至去了陕西的榆林,在人烟稀少的黄土地上,独自躲在帐蓬里住了两个晚上。

  母亲问她:“晚上在片草不生的地方不怕吗?”

  老许说:“当然怕,但我有毛毛,它可以给我壮胆。”

  母亲这才看到她的脚边有一只流着口水的狗。

  毛毛,就是她捡到的流浪狗。

  Chapter4

  老许告诉母亲,她与毛毛的缘份好似上辈子就注定的。

  那天在路边发现它时,又脏又瘦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她起初并无收留它的意思,准备给它点食物和水就此别过。

  但是,毛毛亦步亦趋,她走它走,她停它停,一副此生跟定老许的样子。

  老许试着用路边的石子扔它,驱逐它。毛毛呆呆地看她一眼,一脸的无辜和吃惊,跑到老许跟前,蹭了蹭她的裤管,汪汪叫了两声,似是告别,然后掉头朝相反的方向跑去。跑出一段路后,又依依不舍地回头望老许,刚好老许也回头望它。

  四目相对时,老许的心都打颤了,因为她发现它的灵魂竟与她如此相似,同样孤独,同样放逐,同样没有归宿。

  在偏僻的异乡,老许拥着毛毛,失声痛哭。

  那一瞬,老许从它可怜、孤独、幽怨的眼睛里,仿佛看见了她自己。于是,她决定带着它上路,带着它一起回家,一辈子不离不弃。

  Chapter5

  很快一年过去了,一转眼,夏天来了。

  杭州这一年夏天少有的热,跟烤箱似的,扔个生鸡蛋在地上,一会儿就能变成熟煎蛋。

  家家户户每天把空调从早开到晚,老许家也不例外,可是毛毛不习惯待在空调房,一见开空调,就汪汪叫着躲出去。天气实在是太热了,毛毛整天热得伸着狗舌头。

  老许觉得毛毛可怜,就带着毛毛驱车自驾游避暑去了,去的地方是舟山的沈家门,在那儿玩了两天后,又坐渔船去了东极岛。

  日暮时分,老许正准备带着毛毛坐船离去,迎面遇上一个男子,中长发,厚嘴唇,胡子微长,有几分像落拓版的陈柏霖。男人目光如炬,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老许一眨不眨。

  老许有种异样的感觉,眼前的男人,是她喜欢的那一款。

  但男人直勾勾的眼神,让老许心里直发毛,心想不会是个精神病吧。

  她加快步伐朝码头方向走去,刚走出两步远,身后传来一声兴奋又急促的呼喊:“窝窝,窝窝,是你么窝窝?”

  声音太大了,吓得老许一个哆嗦,也惊醒了躺在老许怀中昏昏欲睡的毛毛。

  毛毛起初云山雾罩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只是竖着耳朵听了听,便又准备低头睡去。

  “窝窝!”

  “窝窝!”

  两声更大的喊声传来,几乎震耳欲聋。只见毛毛这次“噌”的一声从老许的怀中跳了下去,抬头望了望身后叫它的男人,惊喜地“汪汪”两声,朝男人的怀中飞奔而去……

  老许呆呆地看着毛毛和这个男人喜极而泣失而复得的样子,夕阳如炬,在他们身后漫开,像一幅刻在木板上的画,也刻在了老许的心底。

  Chapter6

  原来,这个男人是西安人,姓夏,人称老夏。老夏是一个美术老师,也是毛毛以前的主人。他现年38岁,兜兜转转间也一直单身。

  一年前,老夏自己开车带着毛毛去榆林写生,从榆林离开时,中途下车小解,一时疏忽,老夏竟没发现毛毛也跟着下了车。

  他开车继续前行,等反应过来毛毛不见时折身去找,哪里还有毛毛的影子。

  为此他自责了很久,也曾返回榆林寻找过三次,可是每次都败兴而归。没想到的是,今日竟在东极岛失而复得,也难怪他声音拔高、几乎震耳欲聋了。

  那天他们一同坐船离开,找了一个清静的饭店,从毛毛聊到了毕加索,又从毕加索聊到了唐伯虎,再从唐伯虎聊到了姻缘与爱情。

  席间一直老脸厚皮的老许居然害了羞,她喝了两口小酒,红晕飞上脸颊,偷瞄老夏,竟觉心中涌动着难以言表的情愫。

  而老夏一边摸着毛毛的头,一边对老夏说:“唉,看毛毛这么喜欢你,可怎么办呢。”

  四目相对间,竟无语凝噎。

  后来便结伴在舟山游玩了数日,要分别了,谁也没说毛毛给谁的话。老许舍不得毛毛,老夏也同样舍不得。毛毛极通人性,在老许怀里蹭蹭,又在老夏脚边蹭蹭,对谁都难舍难分。

  最后,老夏发挥了男人绅士的一面,忍痛割爱,将毛毛留给了老许,但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每隔一个月他们要见一次面,他要探望毛毛。

  起初是老夏过来杭州,后来老许又跑到西安,名胜古迹当地小吃都逛了个遍,两人谈天聊地渐渐惺惺相惜。

  一来二往,以狗为纽带,爱情也应运而生。

  他们不是舍不得狗,便是舍不得人,每次分别都在机场磨蹭半天,害得机场工作人员都看烦了。

  再后来,老夏便辞去了西安的工作,打算在杭州安营扎寨,一心追随老许来了。

  Chapter7

  人人都希冀在自己平凡的生命中,遇见一见倾心的灵魂伴侣,并与之携老相守。

  可大多数人都没老许这般幸运,抑或没有她这般坚定。因为岁月终如白驹过隙,转眼青春不再。每每这时,很多人就会慌不择“人”,马马虎虎找一个各方面匹配的人,草率地结婚生子。

  而老许和老夏,终是幸运之人,遇到了他们想找的那一个。毛毛的走失,成全了这一桩千里姻缘。

  结婚时,毛毛穿着花裙子站在他俩中间汪汪直叫,老许和老夏不停讨论毛毛的名字应该叫“窝窝”还是叫“毛毛”,最后还是老许一锤定音,说:“以后就叫‘夏窝毛’了!不容反驳。”

  比他们更高兴的,当然是许母了,她烫了一个新式大波浪,穿着古风红衫裙,涂上大红胭脂,迎着烈烈晚风立于酒店门外,对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们说:“别怕别怕,这次结婚是真的,真的啦。呵呵......呵呵呵......”

新闻排行
  1. ͼƬ

    ͼƬ...

  2.   2019-07-3021:47:48娱乐大嘴姐  《向往的生活》播出许久,也带来了不少的话题,节目每一期的嘉宾也都是流量十足。节目中五位常驻嘉宾关系也十分要好,其中黄磊与何炅的父母人设也已经在观

      2019-07-3021:47:48娱乐大嘴姐  《向往的生活》播出许久,也带来了不少的话题,节目每一期的嘉宾也都是流量十足。节目中五位常驻嘉宾关系也十分要好,其中黄磊与何炅的父母人设也已经在观...

  3.   趣观历史  佛教传入我国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,因为教义符合部分百姓的心理需要,所以在中国积攒了大

      趣观历史  佛教传入我国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,因为教义符合部分百姓的心理需要,所以在中国积攒了大...

  4. 本文系商车邦原创文章文/芦齐【商车邦导读】近日,一条“4米2轻卡不能上高速”的帖子在卡友圈子炸开了锅,4米2轻卡不能上高速是真是假?商车邦搜寻各方资料为卡友答疑解惑。而在8月1日,发改委就《运输物流

    本文系商车邦原创文章文/芦齐【商车邦导读】近日,一条“4米2轻卡不能上高速”的帖子在卡友圈子炸开了锅,4米2轻卡不能上高速是真是假?商车邦搜寻各方资料为卡友答疑解惑。而在8月1日,发改委就《运输物流...

  5.   2019食色美食  我平常特别喜欢吃肉,我们这个小镇上有很多家卤肉店,卤肉店里面有各种肉,有猪头肉有鸡肉,还有鸡爪之类的,都是卤味的,卤肉店里面的生意非常好,我们这个小镇上,有一家外地夫妻两口开

      2019食色美食  我平常特别喜欢吃肉,我们这个小镇上有很多家卤肉店,卤肉店里面有各种肉,有猪头肉有鸡肉,还有鸡爪之类的,都是卤味的,卤肉店里面的生意非常好,我们这个小镇上,有一家外地夫妻两口开...

  6.   构建美好,探索无限可能!福晟商业集团致力打造企业、商家、白领、业主共生共赢的商务生态圈。  5月1

      构建美好,探索无限可能!福晟商业集团致力打造企业、商家、白领、业主共生共赢的商务生态圈。  5月1...

  7.   优程酒店2019.7.5我要分享  2019年6月3日,中国广州,第七届“中国(上海)国际酒店投资加盟与特许经营展览会—广州站正式拉开帷幕。众多连锁酒店、度假村、精品酒店、民宿等优质品牌齐聚羊城

      优程酒店2019.7.5我要分享  2019年6月3日,中国广州,第七届“中国(上海)国际酒店投资加盟与特许经营展览会—广州站正式拉开帷幕。众多连锁酒店、度假村、精品酒店、民宿等优质品牌齐聚羊城...

  8. 11日上午,我校党政领导在会议室与考取空军飞行员的翁明雯、黄磊同学,考取陆军工程大学导弹工程专业的吴滔

    11日上午,我校党政领导在会议室与考取空军飞行员的翁明雯、黄磊同学,考取陆军工程大学导弹工程专业的吴滔...

  9.     限定池最后才出的SS。  大家好啊,我是小编L,碧蓝航线开服老咸鱼一条。  今天凌晨小编想顺便过掉新活动剧情的时候,把第二个活动图打了4遍,没过?也不扣次数...........  瓜游的0

        限定池最后才出的SS。  大家好啊,我是小编L,碧蓝航线开服老咸鱼一条。  今天凌晨小编想顺便过掉新活动剧情的时候,把第二个活动图打了4遍,没过?也不扣次数...........  瓜游的0...

  10.   原创体娱大集4天前我要分享  湖人曾经十分接近得到伦纳德或乔治,甚至他们有机会同时得到伦纳德和乔?

      原创体娱大集4天前我要分享  湖人曾经十分接近得到伦纳德或乔治,甚至他们有机会同时得到伦纳德和乔?...

友情链接